儿子患白血病账户只剩五百块父亲藏起自己的肿瘤病单

2019-02-04 04:46

儿子患白血病账户只剩五百块父亲藏起自己的肿瘤病单



  “账户里只剩下500多元钱,而这一次,仅仅是给孩子用来保命治疗的两次CART就需要30万元。”12月10日,北京一医院,田鑫又翻出医院发给他的短消息,拿着手机的手绝望地颤抖着。儿子田博瑄几个月前刚刚做完骨髓移植,一家人本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想到却出现了病毒等一系列感染,医生说如果不赶紧治疗,孩子只有一到三个月的时间了。田鑫望着虚弱的儿子和五百块的账户余额,忍着腹部的疼痛,偷偷藏起了自己的肿瘤病单。

  田鑫一家人来自甘肃省天水市回族自治区,八年前虎头虎脑的儿子田博瑄出生,给小家庭带来数不尽的欢乐。然而儿子四岁的时候,头部淋巴结肿大,田鑫急忙带儿子去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一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为了给儿子最好的治疗,田鑫和妻子坚决地辞去家乡工作,带着儿子北上求医。

  “两年多前的病情还能靠口服药控制住,去年七月就不停地发高烧,医生说必须做移植了。”做骨髓移植至少需要六十万,但前期治疗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为了给儿子凑手术费,田鑫返乡挨家挨户地敲门向亲朋借钱,几日奔波使他十分疲惫,骑车不小心摔倒导致小腿两处骨折,更意外的是,这次的骨折让田鑫检查出了更严重的病——胰腺肿瘤。

  “你最好马上手术割除,否则会转为胰腺癌。”医生严厉的话语不断在田鑫耳边萦绕,他手里捏着借来的救命钱,脑海里浮现出儿子可爱的小脸,“儿子还没治好,我怎么敢倒下,我儿子还在等爸爸呢!”田鑫卷起肿瘤诊断书,不顾没有康复的腿,拄着拐杖连夜从老家赶回了北京的医院,妻子正抱着孩子讲童话故事,田鑫手撑着病床,轻轻对妻子说,有钱了。

  做完骨髓移植的小博瑄,两年内是没有免疫力的,田鑫和妻子更加无微不至得照顾儿子。然而11月13日,小博瑄再次出现不断呕吐和高烧的症状,紧急送往医院后,检查结果让一家人跌入谷底:肺部感染、病毒感染,病情浸润双肾,如果不能及时治疗,孩子只剩下一到三个月的时间了。现在账户里只剩下了500多元钱,而这一次,仅仅是要给孩子用来保命治疗的两次CART就需要30万元。愁云再次笼罩在这个本就脆弱不堪的家庭。

  “已经快五年了,花了将近一百五十万,结果还是这样。”患有心脏病和血管梗塞的博瑄奶奶,前不久在家晕倒,醒来后便强烈要求出院,只靠便宜的口服药控制病情,不仅把养老钱拿给孙子治病,连低保钱都攒起来给孙子买药了,“博瑄每天的医药费要三四万块钱,医生说后期治疗更贵,这可怎么办啊!”

  九岁的小博瑄听得懂奶奶的忧愁,看得懂爸爸妈妈的艰辛,他开始害怕做检查花钱,有一次需要做静脉导管穿刺,小博瑄看到医生便缩在墙角大哭,整整哭了三个小时,哭得田鑫心都碎了。骨折的疼痛,肿瘤导致的腹部疼痛,跟儿子的哭声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就这一个孩子,这五年我们夫妻二人拼尽了所有只想让孩子好好活着,不管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儿子五年的抗癌路,让原本温馨的家庭如今风雨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