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白血症三岁“心肌损害”女孩背后:“治好”白血病的无限极

2019-02-03 20:29

什么是白血症三岁“心肌损害”女孩背后:“治好”白血病的无限极



  2018年无限极销售额达249亿,超过安利成中国为最大直销公司。然而和权健一样,无极限也一直身陷各种丑闻和争议。

  钛媒体注:继权健被查之后,另外一家保健品生产企业无限极被指“导致三岁女儿被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

  根据新京报报道,近日有家长向媒体披露,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陕西当地“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的推荐下,在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对此无限极方面有关负责人回应,正在开展全面核查。双方有过沟通,但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相比权健,无限极在直销行业的知名度更大。2018年无限极销售额达249亿,超过安利成中国为最大直销公司。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行业老大却一直身陷各种丑闻和争议。下文作者柯小,来源于界面。钛媒体经授权转载,略经钛媒体编辑。

  想到未满4岁的女儿至今病情未卜,曾经明亮的大眼睛在短短三个月内变得浑浊,她就懊恼不已,不该轻信。

  花了差不多8万元购买无限极产品治疗孩子,求医治病折腾了大半年之后,曾经幸福的三口之家还是散了。

  田淑平32岁才生下这个女儿,在陕西当地绝对属于晚育。丈夫经营装修公司,在当地收入中上,平日里丈夫主外,田淑平主内,对女儿的事情“绝不敢马虎”,一家其乐融融。

  2017年7月,田淑平发现三岁的女儿奕奕(化名)早晨口臭。因为不放心当地医院,他们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医生诊断奕奕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

  服药的这个期间,田淑平的“发小”,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跟田淑平聊起无限极,并介绍田淑平认识了无限极的樊某。

  第一次接触樊某,田淑平就被镇住了:她自称祖传三代中医世家,谈吐不凡,衣着打扮在当地“肯定算是洋气”的。

  在樊某介绍下,田淑平了解到无限极是一个正规有实力的企业。在商洛市商州区兴商街, 樊某还有一个无限极授权的商店,名字叫常欣商店(无限极授权店,授权编号:102380),门店足有100平米。

  更让田淑平心动的是,樊某说她的表姐白血病是无限极救活的,她爸的命是无限极救活的,她不孕症是吃无限极怀孕的。

  樊某让田淑平停药,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

  根据田淑平向界面新闻出具的聊天记录,樊某多次提及去医院开的西药有毒性,对孩子身体有影响。

  田淑平将信将疑地用朋友的卡买了两千多的无限极产品,包括含无限极增健口服液、无限极儿童口服液、无限极钙片、无限极益生菌、无限极润和津露、无限极红果清露、无限极源乐餐粉、无限极常欣卫口服液。

  樊某的电话也来了,她邀请田淑平去听讲座,这一次,一大堆人,在场的人都在演示吃无限极的产品,还有宣称的“专家团队”来讲课,“我也不知道是无限极的人还是消费者,反正一大堆人在那吃。”

  讲座上,专家们讲解了无限极的生意模式,包括介绍新客户奖励,但田淑平没有听进去,她告诉樊某,自己只想给孩子看病,并一再强调,“花多少钱没关系,只要能把孩子调理好了。”

  樊某和她的团队也一再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安全可靠”。为了让田淑平放心,还指导她拨打无限极官方电话,咨询用产品安全否。

  根据田淑平出具的多次电话拨打记录,总部电话也确认:无限极产品可以给孩子服用,加大量不会有任何副作用的,并且有的伙伴在加大量后得到很好的疗效;如果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是医院确诊的,常欣卫口服液也可以给孩子服用;3岁以上孩子服用,没有任何副作用;无限极产品儿童食用是安全的,保健品用量没有限制。

  2017年7月26日-2017年11月20日期间,奕奕服用无限极产品累计近8万元。初次用药成功增加了对无限极产品的信任。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还不断收到来自无限极公众号的宣传资料。

  田淑平相信了樊某和她发过来的那些关于无限极的宣传资料。这些资料里大多宣传预防为主,绿色植物,无毒副作用,阴阳平衡,双向调节等等。

  田淑平说自己只上过小学。虽然对于“补养不过热,滋阴不过寒”之类的专业术语,田淑平压根听不明白,但她接触的这些无限极团队的成员,一个个西装领带,精致体面,“看上去特别专业,他们都说,自己家人也在吃无限极,都不得病了。”

  2017年9月底,田淑平发现孩子脸色很差,还常发烧、咳嗽。根据田淑平提供的2017年9月、10月的聊天记录显示,田淑平咨询“为何孩子调理的这两个月身体越来越虚”。樊某回答,“调理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你要相信产品一定可以改善孩子的状况”,“调理期间的反应因人而异,只要不是特别严重的症状都不用担心”。

  10月份,田淑平发现孩子总是出汗,手脚冰凉,每次吃了无限极的产品后体温就会下降,不吃的时候就恢复正常。樊某解释为排毒反应不用担心,不要停,不要去医院继续服用无限极病就好了,不然就前功尽弃,再调理就得从头开始。

  慢慢的奕奕越来越瘦眼睛开始发黄,眼睛完全不像三、四岁的孩子那样明亮,出现浑浊,吃到近第四个月孩子的头发已经枯黄也开始没有一点光泽度,樊某仍然说,脾胃调理好孩子的头发要掉完。

  商洛当地无法诊断原因,他们就去西安、北京,整整半年,田淑平为了给孩子看病,带着病重的孩子辗转各地,为了能挂上专家号,教授号,只能整宿不睡在医院排队挂号。

  很多医生都说“没见过小孩出现这种现象。”眼科看不出原因,经提醒考虑肝脏受损,直到2018年5月 ,西安儿童医院 、西京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上才确认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

  商洛、西安、北京各大医院看过给奕奕服用的8种无限极保健品,所有的医院明确表示孩子不能吃保健品,该几种保健品里成分或者各成分含量不明。

  同时,医院专家表示增健口服液盒子上的成分中并没有退烧作用。田淑平至今无从知道,孩子最初吃无限极产品退烧了不咳嗽了,到底是产品作用还是感冒自愈。

  距离奕奕服用无限极产品已经一年,距离奕奕确诊已经半年多了,至今无法确认到底是谁的责任。

  田淑平拨打无限极总部电话,总部告诉田淑平,公司会安排孩子就诊,但至今没有下文;田淑平也曾经专门到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投诉,分公司证实了樊某的门店属于认证门店,樊某本人也属于无限极认可的经销商,但是其行为属于“个人行为”,让田淑平和樊某之间解决问题。

  樊某态度很强硬,“你能提交白纸黑字的证明是无限极的产品导致孩子生病,我就负责。”

  田淑平曾咨询很多医院关于给孩子服用保健品的问题,大多医生都表示不能给孩子乱吃。

  但根据田淑平提供的通话记录,奕奕服用产品期间,田淑平多次拨打总部电话,确认孩子服用以及超量服用是否安全,得到的回复都是肯定。

  2018年5月,田淑平再次带着孩子和一大包奕奕曾经服用的无限极的保健品到西京医院看病。包含三种口服液、一种钙片、一种益生菌、一种餐粉以及两种饮品。医生看过这些保健品后表示,由于包装上没有相关成分,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孩子的问题,建议家长继续观察孩子的情况,过段时间再检查。

  根据2018年4月22日,商洛市商州区食品药品监察大队给田淑平一份书面回复,“我压根看不懂,食药监口头告诉我抽查的符合标准。” 当田淑平追问那些产品有什么成分,当地食药监告诉她,成分没有办法分析。

  樊某给田淑平的回复中,甚至还有威胁的字样,“如果要走法律程序……前提是你能陪得起无限极658.69亿的品牌费。”

  距离田淑平2018年11月27日在微博发表头条文章近两个月后,1月16日晚8时,无限极方面传来最新消息,其媒体事务部门一位人士在回应澎湃新闻时称,已注意到该情况,正在开展全面核查,将与当事人“田淑平”于16日晚间见面详谈。该负责人还透露,此前田淑平曾和他们有过接触,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根据公开排名,2018中国直销公司中,无限极超过安利,成为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

  权健事件持续发酵后,诸多直销公司被投诉的新闻也逐渐曝光。在这些投诉中,除了可能同样存在“拉人头”获得业绩的现象,产品虚假宣传也是屡屡提及的问题。

  根据美国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DSN Global 100 ),上榜的无限极、天狮、等多家直销公司曾陷入传销争议,有的涉及公司、有的涉及产品、有的涉及品牌名。

  如果搜索“无限极投诉”,会发现诸多投诉家人被无限极洗脑的案例 ,一个帖子提到丈母娘做无限极后的几件最无法容忍的事件:包括“生完孩子,丈母娘给我老婆用无限极牙膏涂下体伤口,说能杀菌消炎。”“生完孩子丈母娘交待不用煲什么汤了,无限极口服液一瓶顶10碗汤。”“丈母娘给出生还不到两周的孩子灌无限极山楂饮料。”

  夸大功效的宣传几乎是直销公司保健品的通病。今年1月8日权健事件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13个部门召开联合部署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会上指出,“保健”市场暴露出虚假宣传、违法广告、消费欺诈、制假售假等一系列问题,严重侵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

  2018年11月25日,田淑平姐姐家的孩子把田淑平的经历整理上传至微博。这位只念过小学的母亲此前甚至不会使用微博。

  提及微博上一些指责自己害了孩子的评论,田淑平无法原谅自己的轻信,“孩子怎么办?”(